Linkman
电影海报

电影名称:《mgµç×Ó》

类型:世界名著改编 / 科学探索片 / 刑侦剧

年代:1988

资源:HDTV

影评:

剧情简介

(下载小说到云 轩 阁 www.yunxuange.com)

仲满不怕死,墨霖却不能不退。他收剑一架,“叮”的一声火星四溅,两人的剑硬碰硬的对了一次。敕魔果然也是好剑,和锋利的赤魂斩击之后,竟然分毫未损。 仲满想要同归于尽的招数被墨霖避开,他咄咄逼人的迈进一步,剑尖斜指,往墨霖的腿上疾刺而来。 仲满这一剑连接的非常精妙,墨霖几乎没办法反应,他无奈之下只能继续飘身而退。 仲满不肯给墨霖任何的机会,他步步紧逼,剑光如同闪电一般,叮叮叮的连攻三剑,墨霖将肩膀手臂手腕的明点尽数点亮,用风之明点控制着精微的灵能贯注在剑上,硬是在后退之中连续挡了三剑。 等到挡下第三剑,墨霖已经稳住了脚步,他身体一侧,将猫鼬扑击中的一招“抓破脸”化成了剑术,弓腿弹腰,刷地反攻出一剑。 “来的好。”仲满还是一如既往的招数,手腕一抖,剑若灵蛇般绕过墨霖来势汹汹的剑刃,径直刺向他的脖颈要害。 眼看青锋及体,墨霖体内灵能爆发,赤魂剑上血光大盛,森然的杀气破刃而出,带着无数亡灵的呼啸,化作锐利的剑气,咄的激射向仲满。 这一下十分突然,仲满本来抱着舍命完成任务的决心,对方的剑气却依然袭来,他若还是不管不顾的拼命,只怕要先被墨霖的剑气斩成谅解。不得已之下仲满头一偏避过剑气来,心中对墨霖的武道却是有几分的佩服,没想到他深藏不露到如此的程度。 墨霖有些狼狈不堪,仲满这种拼命的打法实在让他心惊肉跳,他不想伤害仲满,更不想死,偏偏又没有能轻易战胜仲满的实力,结果把自己逼的手忙脚乱。 灵光一现,墨霖心中有了主意,他挥动赤魂勃然而起。血红色的剑光在空中爆开,直奔仲满扑去,剑光上的灵能激射,炸开一团血雾。 仲满打一个激灵,灵巧的一闪身,避开剑气。 赤魂的剑气没有击中目标,轰在仲满脚下的小径上,碎石乱飞而出。 就算技巧再精妙,在绝对的力量压迫下也发挥不出威力。墨霖根本不给仲满任何喘息的机会,赤魂剑锋之上凝聚起强大的灵能,一道道的剑气狂掠出去,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的将仲满压迫住。 两人身在小径之上,能够闪避的空间实在有限,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落进万仞深渊,仲满被墨霖这种保持着距离的无赖打法弄的苦不堪言,疲于招架。 “他什么时候具有如此强大的灵能,难道他早就和妖兽勾结了吗?可这分明是七脉轮的修炼法,妖兽怎么可能懂得?”仲满心中充满了疑惑,他的敕魔剑在空中翻飞着,一一将墨霖发出的剑气挑落或者击飞,寻找着反攻的机会。 墨霖攻势如潮,狂飙一般的发出五六道剑气,随即纵身前扑,跃上高处向下扑击,这正是猫鼬扑击中的一招“居高临下”,身体缩成一团,只有赤魂的利刃作为前锋,凌厉的刺击而下。 仲满剑若长虹,在空中乒乒乓乓瞬间连出六剑,把六道来袭的剑气尽数扫开,然后仗剑在头顶,看准墨霖的来势,剑刃上淡黄色的灵能一闪,剑芒暴涨三尺,等于敕魔的剑身长了一倍,猛然从下而上的撩斩起来,剑锋带起无尽的杀意,要将墨霖一劈两段。 剑芒逼人,杀气弥漫。墨霖人在空中,本来避无可避只能硬拼,偏偏他没有任何的反应,眼看仲满的剑芒一扫而过,将他的身体从中间斩开,化为两截。 仲满没想到这一击竟然如此轻易的得手,本来准备的几套后招都用不上了。可那被斩断的墨霖身体却没有一滴血流下来,颤抖两下,竟然就凭空消失不见了。 “残影!”仲满心头一惊,知道受了迷惑。不过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墨霖已经鬼魅一般的冒了出来。 方才的剑气只是障眼法,跃起攻击的是墨霖的残影而已。这本来是碧落风痕月影的绝招,墨霖点亮风之明点之后苦练了一阵,只能制造出一个残影,恰好在和仲满的战斗中用上。 仲满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的敕魔已经扬了起来,可赤魂的剑刃到底稍微快了一瞬,锋刃抵在仲满的喉咙上,只要再略微前进半寸,他就要血溅当场。 “杀了我吧。”仲满黯然神伤的道。 墨霖却摇了摇头,手中的赤魂一抖,剑脊一弯,如同手刀般横敲在仲满的后脑,将他打晕过去。 “呼……”墨霖微微的出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三剑客的身上。 唐川站在最前面,张俊彦勉勉强强在他身后露出半个身子,至于聂人龙只能落在两人的身边,踮起脚尖也看不到发生了什么。 “多谢你。”唐川艰难的道。 墨霖知道他的意思,却没有回应,只是扬起赤魂道:“你们有你们的任务,我有我的委屈。既然没有办法讲清楚,那就只有一战了。” 唐川嘴唇动了动,却终于什么都没有说。他背上的木箱里发出喀喇喇的声响来,就在墨霖的面前发生了竟然的变化。 “这是……”墨霖愕然的看着木箱里升起了两门火炮,一左一右的架在唐川的肩膀上。 “不好!”看到火炮墨霖就知道大事不妙,如果不在火炮轰击前下手的话就糟糕了。 赤魂一抖,一道灵能剑气从剑刃上脱缰而出,激射向唐川。 唐川的手正在两肩的背带上飞快的拨动着,看来是在操纵火炮,他垂着头,好像不在意墨霖的剑气。 在他身后露出半个身子的张俊彦动了,他手中的铜镜一伸,恰好挡下了墨霖的剑气。 “叮!”的一声脆响,铜镜并没有如同墨霖想象的一样被剑气给粉碎,反倒将剑气给反射了回来。 剑气呼啸着反射回来,直扑墨霖的面门,墨霖忙挥剑拨开。剑气斜射向半空中,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看来这镜子就是他的法宝。”墨霖见张俊彦的铜镜能够反射剑气,也不再远距离攻击了,他脚下发力,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赤魂幻化出点点寒光,目标是要斩断唐川两肩上的背带,让他失去操纵木箱的手段。 “嗡嗡嗡……”还没等墨霖靠近,一阵奇怪的响声传进而中,随即墨霖就看到木箱里飞出一朵乌云来。 墨霖眼尖,一眼就看到那团乌云是由密密麻麻数十只微小的苍蝇组成的,这些苍蝇都是精钢打造,扑扇着薄如蝉翼的翅膀,发出怪声向着墨霖撞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墨霖的脚步被迫的缓了一缓,赤魂斜劈,向飞来的苍蝇斩去。 “嘭嘭嘭!”一阵巨响,赤魂的剑锋才刚刚触及,那一群机械苍蝇就接二连三的爆炸开来。 苍蝇的身体里竟然藏有威力很强大的炸药,轻微的接触就能引发爆炸,赫然是一群危险之极的移动炸弹。 墨霖心中有所戒备,爆炸一起就腾身向后,却也被爆炸产生的烟尘弄的灰头土脸。 得到这片刻的宝贵时间,唐川已经调整好了肩头的火炮。 炮筒之中喀喇喇的声响,正是机括开始运转的声音,墨霖异响,不顾爆炸的烟雾还没散去,赤魂一挥,一股灵能激荡而出,将烟雾扫开,再度逼近过去。 脚步才一落地,砰的又是一声爆炸。 墨霖左脚火燎似的一疼,急忙退后,他这才发现地上不知何时布满了机械蟑螂。它们和机械苍蝇一样,只要有外力施加,立刻就会爆炸开来。 墨霖左脚上的草鞋和左腿的半截裤筒都化为飞灰,好在他的身体结实,其中早就充满了灵能护体,才不至于被炸断腿。 面对唐川这层出不穷的小玩意,墨霖真是哭笑不得。而这个时候,唐川肩膀上的火炮终于怒吼起来。 “砰砰!”两声巨响,唐川半蹲在地上,两肩上的火炮吐出两团火球,直奔墨霖而来。 小径狭小无比,墨霖除了向上跃起之外根本没法躲避。而他的背后就是正和墨家三老激斗着的朱评漫,若是墨霖躲开,就等于让炮弹去轰击朱评漫的后背,他是绝对不肯这么做的。 墨霖咬紧牙关,盯住那轰来的炮弹,手中的赤魂一扬,飞身迎了上去。 唐川脸上露出喜色,这火炮的炮弹乃是特制的散花弹,若是墨霖用剑去劈,那简直是正中下怀。被劈开的炮弹会爆发出更大的威力,射出无数的小弹片,将墨霖打成马蜂窝。 不过唐川欣喜之中,却也有一丝的惋惜。他不知道墨霖怎么会和三尾灵猫在一起,却还记得墨者考试时墨霖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 “可惜了一个人才。”唐川注视着墨霖出手,等待着炮弹炸开的一刹那。 出乎唐川意料的是,墨霖却没有劈开炮弹,而是选择了一个他所没有想到的方式。 赤魂的剑刃眼看就要劈在炮弹上,剑刃忽然自上而下的兜了一个<云轩阁>,头尾相连起来,扣成个圈。 墨霖就用这比炮弹的直径稍小一点的圈在来势汹汹的炮弹底部一抄。他的力量用的十分轻柔,恰到好处的改变了炮弹的前进方向,划出一个抛物线,径直落下了悬崖。 墨霖手法俐落的如法炮制,将另外一个炮弹也甩了出去,然后在唐川的愕然注目下飘然落回原地。 唐川皱起眉头,手指在皮带上拉扯着,木箱又喀喇喇的响起来,两颗炮弹填进炮膛之中。 墨霖哪里肯再给他机会,凌空飞跃过地面上那些讨厌的机械蟑螂,赤魂血光大盛,直扑唐川而去。 张俊彦铜镜一挥来挡墨霖,却被赤魂改变了形状,陡然伸长化作一条锐利的尖刺,越过铜镜的阻挡,直刺唐川的前胸,目标是切断他肩头的皮带。 就在此时,唐川背后一个人影跃起来,双手一扬,一个巨大的灰色布袋当空罩下来。墨霖立刻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让赤魂不由自主的改变了方向,被吸引的向布袋之中撞进去。 “这是什么东西!”墨霖吃了一惊,手腕处的明点闪亮,灵能暴涨,剑锋之处迸射出螺旋式的灵能,鼓荡起一道劲风。 劲风爆开,抵消了那巨大的吸力,墨霖仓促收剑,落回原地。 聂人龙则从天而降护在唐川的身前,双手间张开着个巨大的灰色布袋的袋口。那袋口之中黑漆漆一团,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奥妙 *************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网络文学十年盘点,请大家支持猪的老书兵贼.只要是17K的注册用户就每天有10票,希望大家能抽出一点时间去为兵贼投几票,至少别输的太惨,多谢了。链接在此: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果然是你……”令狐紫呆呆的看着墨霖,眼中两行清泪无声的流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墨霖将赤魂收起来,见令狐紫玉脂一般的脖子上被赤魂割开一个小口子,不禁心疼万分。 “我是来找你的。”令狐紫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水,低声的道,“墨家说你已经摔落日落山脉的万丈悬崖死掉,六大世家都不相信,派人垂下悬崖去寻找,却没发现尸体。于是七大世家的子弟都动员起来,正在凉州全境搜索你的下落。我担心着你,就自告奋勇跑来,没想到还真的遇见你。” 她说着说着,珠泪又不受控制的落下来,墨霖伸出手去,温柔的接住两滴,只觉得泪水温润如玉。 令狐紫身体微微前倾,投入了墨霖的怀中,像个孩子一样呜呜的低声哽咽起来。她似乎压抑了太久,此刻得到一个温暖的怀抱,终于能够发泄出来,全然不管她的泪水已经将墨霖胸口的衣服打湿。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墨霖怀中抱着软玉温香,心中感触良多。 两人算起来也有大半年不见,此刻回忆起来,百兵城的一幕幕恍如隔世,让人唏嘘不已。 令狐紫哭了一会,情绪也渐渐的稳定下来,她不好意思的抹去眼泪,忽然又有点惊慌的道:“不好,我忘记重要的事情!” “怎么了?”墨霖一怔。 “我开始不确定是你,就想把你引出来,我还有个同伴,他还在监视跟你在一起那个戴帽子的人。”令狐紫道。 “不好!”墨霖心中一惊,如果月瑶出了什么事,那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要回去找同伴,你呢?”墨霖问令狐紫。她毕竟还是兵家的人,如果和自己这个公敌走在一起,会害了她。 令狐紫犹豫一下道:“今晚午夜时分,城西三里铺见。” 墨霖点点头,身形一闪,消失在巷子的尽头。 令狐紫遥望墨霖离去的方向,许久不曾挪开视线。 她只觉得一切都如一场梦般不真实,从听到墨霖死去的消息,到在千里之外的扁鹊城偶遇,若不是有地上那断裂为两爿的斗笠和脖子上微痛的伤口作证,她真的会以为这是最近几夜一直缠绕着她的梦境。 “墨霖,你千万不要再出事了……”令狐紫吁了一口气,捡起斗笠,也消失了踪影。 △△△ “方才挑选头饰的那个姑娘呢?”墨霖赶回头饰店,月瑶却已经不在了,他的心陡然一凉,忙问店老板。 店老板指了指东方的一条巷子道:“她挑了一个发簪,在门口呆了一会,就突然往那边巷子去了。” “多谢你了。”墨霖健步如飞,飞快的来到巷口,可幽长的巷中哪里还找得到月瑶的踪影。 “糟糕……她会去哪里?”墨霖不顾被人发现的危险,全力的发动灵能,希望能查探到城中的灵能反应。 一个又一个的灵能进入墨霖的探测范围之中,如同黑幕中的一个个亮点,不过他们的气息距离比较远。至于月瑶的妖气则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丝毫的反馈。 墨霖心急如焚,他不敢耽误时间,立刻奔最近的一个灵能反应飞奔而去,路上的行人看到一个发狂奔跑的年轻人,都惊愕的躲闪到一边。 “就算把扁鹊城闹个天翻地覆,我也要找到月瑶!”墨霖眼中渐渐露出凶光来,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 那个温雅平和的少年背影,随着经历的时光而慢慢雕琢为坚毅的青年,他潜移默化着的信念不知不觉中唤醒了血脉里潜藏着的凶暴,如同他腰间那道血光汹汹的赤魂,终将用锋芒震惊天下。 老张医馆的坐堂医张楚年先生打个哈欠,日头当空,正是他每天一贯的午睡时间。看看时辰差不多了,张老先生迈步往后堂走去,准备睡个舒服的午觉,下午再诊治病人。 还没走到后堂的屏风前,身后一阵劲风掠过。张楚年警惕的回身望去,就见一个双眸血红的青年出现在身后。 “你是什么人?”年纪大了,对很多事情都有处变不惊的对策,张楚年慢慢的转过身来问青年道。 墨霖看着眼前仙风道骨的老者,一身的戾气微微的减弱了些。这么突然的闯进别人家中,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墨霖也觉得太过鲁莽了些。 “我找错人了,实在抱歉。”墨霖不想节外生枝,很有礼貌的道。 张楚年的目光在墨霖的身上一扫,淡淡的道:“小伙子,你身上的煞气很重,是不是有什么难事?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 墨霖摇摇头道:“多谢老先生,不过我自己能解决。”说着就要离开。 “慢。”张楚年身形一动,赫然拦在了墨霖的身前。 能在扁鹊城开医馆的人,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墨霖眼前的张楚年正是医家家主卢越人之下四大医圣之首,医道和武道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老先生,请让一让,我的朋友有危险,我要去找他。”张楚年的动作快若闪电,尤其是启动时没有丝毫的征兆,让墨霖暗暗心惊。 “你身上带着家主卢越人的一百零八金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墨霖吧?”张楚年并没有给墨霖让路,反而淡淡的说出让墨霖心头一震的话来。 “你怎么知道?”墨霖警惕的问。 “一出生就带有龙魂宿命的你可是近来的风云人物啊。”张楚年捻着胡子微微笑道。他虽然挡住了墨霖的去路,可看起来并没有敌意。 “是吗?”墨霖暗暗戒备起来,张楚年的灵能气息虽然很微弱,可墨霖直觉中感觉对方是个决不容小视的高手。 “不要担心,我们医家不会出手管这件事的。如果有必要的话,十八年前家主卢越人也不会帮你在身上刺下金针锁龙大阵,保住你的性命。”张楚年道。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他了?”墨霖想到从年少时就一直纠缠着自己的关节疼痛,那些痛不欲生的回忆全都要拜卢越人所赐。 “那倒不必。金针锁龙大阵为的是压制你体内的龙魂,也会给你带来痛苦,你若是有怨气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医者父母心,当年你还是个小婴儿,龙魂寄宿在你的身上也非你的过错,家主不忍心看你无辜死去,才耗费心血炼就大阵。至于未来的恩怨,他却未曾想过。”张楚年缓缓道来。 墨霖心中一动,他也清楚若不是 人生的命运,其实早在龙魂选择他的时候就注定了,而他能够活下来,还要多亏了墨麒麟的力保和卢越人的出手。 想到这里,墨霖的杀意就淡了,他低声的道:“老先生一语惊醒梦中人,医家是我的救命恩人。” 张楚年目光柔和的看着墨霖,和蔼的笑道:“你要找的人可能在西方,去看看吧。” 说罢也不再看墨霖,张楚年大步的走向后堂,去补睡他的午觉了。 墨霖若有所思,不知张楚年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他还是半信半疑的走出医馆,直奔城西而去。 扁鹊城的城西有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街道两旁到处都是贩卖小吃的店铺。热气腾腾馅大皮薄的包子,香喷喷的烤羊肉,芳香扑鼻的蜂蜜蛋糕,一整条热闹的街市上,到处都飘满香气。 墨霖一走进这条街,立刻感觉到好几双眼睛盯上了他。 一个肉铺摊子后面,赤裸着上身,胸口满是浓浓胸毛的大汉用手中的剔骨尖刀心不在焉的将一条猪腿切开,目光却一直落在墨霖的身上,似乎把他也当作一块可以任意宰割的肉。 在肉铺的隔壁,一个满脸横肉的肥婆正用脏兮兮的围裙擦着手上的油渍,她的脸上挂着让人心惊胆战的“笑容”。 两个铺子之间是个狭窄阴暗的小弄堂,弄堂口蹲着个算卦的卦师,他脸上戴着个黑漆漆的水晶眼镜,怀里抱着个灰白色的破烂布幡,上面写着八个大字。 “占卜寻人,铁口直断。” 墨霖沉吟片刻,径直走到弄堂口,站在卦师身前道:“这位卦师,请问多少钱一卦?” 卦师没有说话,而是懒洋洋的伸出一只手来,竖起五个手指。 “五个铜钱?”墨霖手伸进怀中。 卦师却摇摇头:“五个金币。” “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墨霖一愣,五个金币可不是小钱,这个卦师难道疯了吗? 卦师嘿嘿一笑:“这也叫狮子大开口吗?你可知道你的人头值一万个金币吗?” 墨霖一惊,低声喝道:“你说什么?” “别冲动,让我猜猜你要做什么。你是不是在找一个漂亮到极点的狐女?”卦师嘴角扬起来,这个坏笑让墨霖有些讨厌。 “你怎么知道?”墨霖这才发现卦师不简单,同时也发觉他身后的屠夫和不远处的肥婆都狠狠的盯过来,如同芒刺一般的目光提醒着墨霖,这两个人绝不是简单的市井百姓,而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想见她的话,就跟我来吧。”卦师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 墨霖这才仔细的打量起他来,这人大概三十几岁的年纪,下巴上满是乱七八糟的胡茬,头发也乱蓬蓬的,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几年没洗过了,看起来邋遢之极。 卦师径直往弄堂里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道:“怎么,怕了吗?” “我会怕你?”墨霖冷笑一声,跟着卦师走进了弄堂,此刻他已经发现卦师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灵能反应,他似乎根本不懂得任何的武道。 弄堂幽长阴暗,两边的屋子很高,将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墙角是散发着恶臭的水沟,越往里面走,潮湿的腐朽气息就越来越浓。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墨霖跟在卦师的后面,一边警惕的查探着四周的风吹草动,一边问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找到你的朋友,就要冒险。或许我能带你找到她,或许我会带入去地狱,你自己选择。”卦师嘿嘿一笑,步子不急不躁,晃晃悠悠的往弄堂深处走去。 “装神弄鬼吗?”墨霖大步的跟了上去,就算有埋伏,但只要有一线的希望,他也一定要抓住。 “龙魂宿主,工匠结业考试第一名,墨家史上第二个没有参加墨者实习就通过考试的天才工程墨者,还是刺杀法家家主的同谋,啧啧,你的履历真是不简单啊。”卦师悠悠的道。 墨霖皱起眉头来,眼前这人可算是神秘莫测,竟然知道这么多的事情,难道是七大世家的人吗?可无论墨霖怎么感应,都没办法在他身上发现哪怕一点点的灵能。 “这人若不是一点武道不会,就定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墨霖心道。 有了这个猜测,墨霖反倒放心下来。若这卦师真的是绝顶高手,那就不会设下埋伏,不然岂不是多此一举。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弄堂深处的一闪大门前≡师在门上砰砰敲了两下,门很快就打开来,一个年轻女孩露出半张脸来,一看到卦师就苦着脸道:“王瞎子,你可算回来了,那狐女都快闹翻天了。” 被称为王瞎子的卦师嘿嘿一笑道:“我把她的朋友领来了。”说着将布幡冲大门里指了指道:“墨霖,你的朋友就在里面。” 墨霖不假思索的走进大门,里面是一个小院子,再向里走是个不大的小厅,墨霖苦苦寻找的月瑶正站在小厅中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她的脚下是一大堆碗碟的碎片和散落的瓜果,甚至还有两张椅子的残骸。 “月瑶!”墨霖匆匆奔过去,却见月瑶使劲冲自己挥手,她嘴巴一张一合,却半个字也听不到。不过从手势来看,她是在示意墨霖不要进去。 墨霖站在小厅的门前,这才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道门上的门槛上贴着两道黄色的符,上面写着如蝌蚪一般的文字。 “那是防止她跑出来的困妖符,你撕去就是了。”王瞎子在背后道。 墨霖半信半疑,手上蓄了灵能,轻轻用手一碰,并无异样。他这才放心的将两道符撕掉。 “墨霖!”月瑶的声音终于传进了墨霖的耳中,她也同时从小厅里冲出来,一把抱住墨霖。 “你没事吧?”墨霖也紧紧的抱住月瑶,生怕她再丢掉。 “他们骗我说这里有漂亮的衣服,然后把我给关起来了。呜呜,你替我教训他们。”月瑶指着王瞎子和那小姑娘道。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墨霖却并没有立刻发难,对方这么做显然是有深意的,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想做什么,不过墨霖暂时可以确定他们并没有敌意,否则月瑶的待遇只怕不是给困在小厅里这么简单。 “只是想跟你谈谈而已。”王瞎子嘴角又勾起一个弧度来,他的笑容里充满了自信,让墨霖觉得自己的一切反应都在对方的计算之中。 “不要跟他们谈,他们都是坏人。”月瑶显然对被困住的事情耿耿于怀,在墨霖身后气呼呼的道。 王瞎子哈哈一笑:“萍儿,把准备好的漂亮衣服取出来吧。” 他身后的少女萍儿应了一声,匆匆跑进偏厅,很快捧着好几件花花绿绿的衣服走出来。 月瑶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可却还是有点犹豫。等萍儿又取出几件亮晶晶的首饰,月瑶终于忍耐不住,跑到她的身前,一件件的翻看着衣服,很快就和萍儿变得无话不谈了。 墨霖对王瞎子越发的警觉起来,此人简直计算到了一切可能出现的状况,尤其是自己进城才几个时辰,此人就设下了一环扣一环的计划,实在可怕。 “请去偏厅一谈?”王瞎子将布幡丢掉,冲一旁的偏厅一指道。 墨霖也想知道王瞎子到底要做什么,便道:“请。” 两人来到了偏厅,里面的摆设很简单,一共就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两人一人一张对面坐了下来。王瞎子伸手将脸上戴着的眼镜取了下来,露出真实面目。 他双目炯炯有神,根本不是什么瞎子,目光中还流露出一丝的笑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墨霖开门见山的道。 “到底要做什么其实我还没想好。一开始我打算把你抓起来送去法家换一万个金币,可是想了想,一万个金币实在太少了。你这样子的人,应该是无价之宝才对。”王瞎子笑眯眯的道。 “你把我当成货物?”墨霖哭笑不得。 “当然,你现在可是奇货可居。法家和墨家派出无数的子弟来搜捕你,光这扁鹊城里就有他们二十几个人。你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竟然大摇大摆的进城来,如果不是我的人把他们引开,你只怕已经陷入重围了。”王瞎子道。 “你这样帮我,图的不是钱,那到底要什么?”墨霖越来越摸不透王瞎子了。这个人神秘莫测,让人看不穿他的目的。 “你问的很及时,这个问题我刚刚想好。”王瞎子微笑道,“……我要和你合作。” “合作?你我能合作什么?”墨霖不解。 “和我联手,一起推翻七大世家吧。”王瞎子的语气轻描淡写,说出来的话却石破天惊。 “你在开玩笑,或者你是个疯子?”墨霖觉得眼前的人简直不可理喻。 王瞎子耸耸肩膀:“当年支离益和七英雄去屠龙的时候,也被人当作疯子。” 他的话似乎黑夜里的一道闪电,一下子点亮了墨霖心中的夜空。 是啊,如果说当年支离益和七英雄用一己之力改变了世界,那墨霖为什么不能改变他所不能理解的世界呢? “难道你打算一辈子都被七大世家追杀吗,又或者你打算逃到海那边的西国去?”王瞎子继续道,他的每一个问题都好像问到了墨霖的心底。 墨霖无法回答,他很清楚王瞎子说的没错,只要七大世家还控制着这片大陆一天,他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就好像过街老鼠,只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看到墨霖在犹豫,王瞎子又恰到好处的补上了一句:“就算你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他们也绝不会放过你的。不在沉默中爆发,就会在沉默中灭亡。你难道不想让这个世界听到你的声音吗?” “我想!”墨霖猛然抬起头来,直视着王瞎子的眼睛,“不过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 “你需要朋友,而我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王瞎子道。 “你很有自信?”墨霖笑起来,“我为何要相信你呢?” “因为我曾经是个和你有着一样遭遇的墨者。你好,我叫黄泉。”王瞎子微笑着向墨霖伸出手来。 ***************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鼻涕流个不停,一天用了半包的纸巾,吃了感冒药就发困,这两天码字真是折磨。可是存稿不多了,不码字的话更新就可能保证不了,所以猪一直都在拼命。这两天睡眠不足,昏昏沉沉,希望能早点恢复健康。 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请大家尽量支持正版吧,多谢了。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演员信息

...
塔拉·雷德,杜夫·龙格尔

饰演驴得水主演

了解更多
...
John,Cassini,吴珊卓,Rene,Rivera

饰演泰坦尼克号主演

了解更多
...
安东尼·C·费兰特

饰演何以为家主演

了解更多
...
刘志江

饰演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主演

了解更多
查看更多热门推荐排行榜单